返回顶部

您的位置 主页 >> 关于邯郸 >>邯郸事
      邯郸拥有灿烂而丰富的历史文化,然而自上古至今,岁月流逝,朝代更迭,以及战争和自然灾害等多种原因,一些史实被人为或时间湮没,相关史料及传说不可避免的存在不同程度的遗漏,甚至是讹误。一些历史事件、历史人物的真实信息因此不为人知,或是鲜为人知,而与之相关联的文化也因此被蒙上了神秘面纱。邯郸地名的由来;邯郸学步的真实内容;秦始皇的生父是谁......一件件千古之谜,为邯郸文化平添特殊魅力。

    战国七雄之一赵国的创建者赵氏及其先祖,在中国古代文明发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。关于赵氏之“赵”由何而来,赵氏的祖先是何时代何人,赵氏祖先的世系如何排序等问题,历来众说纷纭。《史记·赵世家》云:“赵氏之先,与秦共祖。”《史记·秦本纪》载:“秦之先,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”,又说女修之孙大费受禹赐姓赢氏。以此,这个赢氏被认为是建立秦国的赢秦族人和赵氏族人共同的族姓。
    之于赵氏的兴盛则始于先祖造父。造父善御,曾选骏马驾戎车载周穆王“西巡狩,见西王母”(《史记·赵世家》)。当穆王西游过程中,淮水流域的诸侯徐偃王乘机发起叛乱,造父将徐偃王镇压。以此,造父获得穆王嘉奖,被赐以赵城,造父的氏族就改称赵氏,属于所谓“以邑命氏“者。不过,《史记》记载赵氏的祖先自飞廉以下本已居住在赵城,周穆王封赵城给造父,只是赐予造父一个名义,亦即永久居留权利。赵城的名称实因造父所居之城而起。

    岳飞的《满江红》词中 “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”,曾引起不少学者的争议,尤其是“贺兰山”地理方位的问题。
    《邯郸辞典》(科学普及出版社,1996年出版)的编者认为岳飞词中的“贺兰山”即指磁县的贺兰山。持此观点的还有台湾岳飞研究专家李安。1994年浙江省出版的《宋词三百首》中关于《满江红》的注释中,也说“贺兰山”在今河北省磁县境内,当时是被金人占领的地方。
    另外,邯郸民间故事中也有关于磁县贺兰山的传说。故事说岳飞的姑姑嫁到磁县俎庄(今黄鼠村),岳飞年少时曾因走亲戚而到村西北的贺兰山一带玩耍。还说岳飞参军后的兵营就设在贺兰山一带,故而有人据此判断《满江红》中的贺兰山即是指此。现在离此地不过15公里的磁县岳城镇,据说也是因当年岳飞驻兵而得名的,现在岳城古遗址仍存。

    “邯郸学步”作为成语典故出自《庄子·秋水》中。寿陵少年仰慕邯郸人的步态优美,不远千里,前来学习,最终因不得要领,落得个匍匐而归的可笑结局。以前大多数人认为“邯郸学步”学的是走路的姿势,即行路步态,但有的学者经文字考证认为,此“邯郸步”应是一种“舞步”,即舞蹈的步态。大概这种舞步在当时的赵国因姿态优美而广为流行,在列国中很有名,故能引得寿陵少年远道而来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新的解释而已,至于其确切的解释还需要深入研究。

    秦制传国玉玺——和氏璧被历代统治者奉为天下“至宝”,但后经朝代更替,辗转易主,终至失踪。
    和氏璧是春秋时期楚人卞和在荆山(今属湖北南漳县)上所采一块玉石精琢而成,故称和氏璧。四百年后,楚威王将和氏璧赏赐于相国昭阳,以彰其破赵败魏之功。后来,该璧在昭阳举办的一次宴会上突然失踪,下落不明。
    五十年后,赵国太监缪贤偶以五百金购得和氏璧,赵惠文王闻讯,将其据为己有。当时,秦国正趋强盛,秦昭襄王假以十五座城池换璧。迫于压力,赵王派蔺相如怀璧使秦。蔺相如终不辱使命,完璧归赵。但六十一年后,秦国灭掉赵国,终于得到和氏璧。公元前221年,秦始皇下令将和氏璧琢为传国玉玺,上刻李斯所书“受命于天,即寿永昌”八个虫鸟篆字。公元前219年,秦始皇巡游天下时,传国玉玺又一次丢失。八年后,有华阴人献璧,不知其真假。刘邦入咸阳,败项羽,称汉帝,秦王“子婴上始皇玺”,从此称“汉传国玺”。

    战国时期,齐魏马陵之战改变了两个诸侯国的命运:魏国从此一蹶不振;齐国则威名远播。这次战争也使马陵这个地名留诸青史。但是,马陵究竟在何处?
    据记载,唐人张守节编撰《史记正义》引用虞喜《志林》记载,“马陵在濮州鄄城县东北六十里,有陵,涧谷深峻,可以置伏。”并加按:“庞涓败即此地也。徐说马陵在魏州元城县东南一里,庞涓败非此地也。”进一步推进了“马陵之争”。自唐代之后,关于马陵地点的争论就时断时续地进行着。从古至今,仅典籍记载就已经争论了一千五百年以上。目前,马陵之争呈现“多说争雄”局面,即“大名东南说”、“范县西南说”、“临沂郯城说”、“河南长葛说”、“河南道口说”。
    对马陵古战场的确定,断断续续争辩了1500年左右,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历史文化现象。反映了人们对史学研究的尊重和求真态度。进一步进行争辩、确认,有助于史学研究的发展。不过,马陵地点的确最终还须依赖于新的考古发现,或者发掘某些实物或发现新的同时代典籍、图册,才能使这个问题获得突破性进展。

你的位置
主页 >> 关于邯郸 >>邯郸事